求新求变 期货行业与产业共赢发展

  近年来,期货公司及风险管理公司利用自身专业优势,帮助实体企业改变传统的定价模式,积极推广基差定价、场外衍生品服务和内嵌期权定价等创新模式,使不少产业主体从原来的“一口价”模式中脱离出来,助力产业主体稳定现金流、规避现货价格波动风险。期货…

  近年来,期货公司及风险管理公司利用自身专业优势,帮助实体企业改变传统的定价模式,积极推广基差定价、场外衍生品服务和内嵌期权定价等创新模式,使不少产业主体从原来的“一口价”模式中脱离出来,助力产业主体稳定现金流、规避现货价格波动风险。期货公司及风险管理公司业务因此受到了广泛认可。

  承压而上

  期货行业服务实体任重道远

  据与会嘉宾介绍,整体来看,目前仍有实体企业存在对套期保值和衍生品认知不足、缺乏专业人才团队和内部构架体系等问题,阻碍其自主利用衍生品或与期货服务机构合作进行风险管理。而且,衍生品市场对社会预期和宏观环境等因素变化更为敏感,变化较快,会给企业带来开仓及后续处理等方面的决策难题。帮助企业解决这些障碍,对期货公司多方面的专业能力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从期货市场基础设施建设角度来说,华联期货董事长周毅夫表示,当前国内期货市场现有品种结构还未能完全覆盖国民经济的重要新兴产业;随着产业的发展变化,期货交割等规则也有待进一步改进和完善;对于实体企业的非标品套保需求,现阶段国内的场外市场服务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此外,还有嘉宾认为,当前运用衍生品时面临的相关财务记账、税务、流程、合规等问题,也困扰着一些企业。

  锦泰期货副总经理徐壮丽坦言,目前期货公司在服务产业时也面临着一些难点,比如难以与企业建立持久的密切联系;期货公司的基础研发与企业的经营需求往往不匹配,研究报告在实际操作中很难切实帮助企业化解面临的风险、达到预期目标。而且,产业客户对期货公司的需求不只是单一的通道业务,对于研报、资金、购销渠道、全面专业的风险管理均有需求。期货公司的业务相对单一,很难像证券公司那样为企业提供多元化的一揽子服务支持,比如融资、资产管理、量化对冲等。

  为了解决这些服务实体经济的短板,风险管理公司业务应运而生,并逐步探索出场外期权、含权贸易、“保险+期货”、仓单串换等服务实体的创新模式。但是还应看到,风险管理公司虽然在近年的发展中综合实力得到明显提升,但相对于整个实体经济的体量还远远不够。

  据记者了解,现阶段实体企业在参与风险管理业务中均有融资需求,风险管理公司近年通过仓单服务等业务,为一些实体企业提供了流动性服务。但目前风险管理公司没有金融牌照,缺乏银行授信等补充资本的途径,行业的服务能力和覆盖面受限。同时,一些大型产业企业虽然认可风险管理公司的专业能力,但也因为顾虑其注册资本水平,不敢开展大规模的业务合作。

  “功以才成,业由才广”,人才培养和积累也一直是期货行业服务产业面临的一大问题。据与会人士介绍,长期以来,期货公司基于自身的业务范围,注重业务营销,轻产业风险管理;注重信息采集分析、投资者培训,轻实体企业生产和经营,对实体企业的实际需求未能全面了解。“缺少有企业从业和实操经验的人才,不熟悉实体企业的经营与运作程序,很难有的放矢地提供实体企业需要的问题解决方案。”上述人士表示。

  同时,虽然风险管理公司一直着重培养衍生品交易、产品设计定价、衍生品销售、风险控制等岗位专业人才,但是成熟的人才团队需要持续的时间和资金成本投入,从行业总体来看,相关人才依然十分紧缺。宏源恒利金融及衍生品中心产品经理陈嘉薇认为,如何留住现有人才并吸引更多的人才加入,是行业需要解决的问题,这需要在宣传推广和人力资源方面有所突破。

  立足产业

  以多元化、差异化发展突破瓶颈

  “以心相交,方能成其久远”,期货行业要提升服务,与产业实现共赢发展,就要更多地立足于产业,以产业容易理解的语言和方式开展投教,联合更多金融机构形成合力,并根据不断变化的现实情况开发符合产业具体需求的服务模式。

  周毅夫认为,未来期货公司需要不断提升自身服务能力,除了投研能力建设,期货现货都要熟悉,要能真正站在企业的角度考虑问题,而不是单纯为了传统经纪业务增量。同时,各分支机构除了营销能力,提升投研能力及对期权等衍生品的理解也迫在眉睫,打通期货公司总部、分支机构和风险管理公司之间的人才流动,进而形成合力。

  “很多情况下,分支机构的基础职能是作为前期客户流量导入的端口,对客户进行筛选、分类,汇总客户需求。总部提供专业服务,分支机构提供日常基础服务工作,及时响应客户需求,并将客户需求及时准确地传递给总部。”国网英大600517)风险管理(深圳)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旸婷表示,未来部分基础较好的分支机构可以发挥专业优势,在产业服务和资产管理等方面打造专业团队,在特定行业或领域形成特色经营。

  对于风险管理公司而言,在产品研发、方案规划等方面也要更多地从方便产业实际操作的角度出发。例如,期货机构开展场外衍生品服务时,产业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去了解、熟悉衍生品。“如果从客户比较熟悉的现货业务着手开展含权贸易,客户仅需针对现货条款进行沟通,就更容易理解和接受相关产品。”陈嘉薇介绍,含权贸易模式也可以免去客户参与场外衍生品签署SAC协议的流程。宏源恒利曾经服务某石化公司,企业为应对销售价格下跌的风险,与宏源恒利交易多笔内嵌PTA场外期权的含权贸易,最终达到补贴库存成本,以高于市场价格进行销售的效果。

  同时,多位与会嘉宾还表示,风险管理公司在业务开展过程中,也要注意自身建立完善的尽职调查体系,对信用风险进行系统化、制度化的管理,注重规避交易对手的信用风险。

  此外,除了内部协同,各期货经营机构股东背景、资源禀赋不同,服务对象所处的行业不同,期货公司在服务实体方面也可以考虑借力发挥股东优势,加强产融、融融协同,为客户提供风险管理综合金融解决方案。李旸婷补充说,期货行业也可以加强与其他金融机构的合作,共同为实体企业提供综合的金融服务。

  记者注意到,期货市场各主体也在积极参与场外市场建设,探索更灵活、更接地气的风险管理模式。除了风险管理公司在场外衍生品业务方面的探索发展,近年来期货交易所也积极建设大宗商品场外平台和互换业务平台,为产业风险管理提供更多选择,这也有利于风险管理公司设计多元化的对冲策略方案,提升服务质量和效率。

  徐壮丽认为,从国际市场发展趋势来看,场外业务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国内风险管理公司业务刚刚起步,交易所、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公司应同舟共济,共同加强平台建设、人才培养和市场培育,努力践行为实体经济服务、为产业服务的宗旨。

关于作者: 博易大师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